搜尋
Close this search box.

EP51_達人操作|勇闖極地超馬_周林信| 也許我們無法改變生命的長度,但是我們可以改變生命的寬度跟深度[Podcast]

來賓簡介


周林信

運動素人,求學階段從未參與運動比賽。寫作素人,從未發表作品。

29歲到中國工作,直到48歲想多回台灣陪伴雙親而返台就讀中山大學EMBA,卻因EMBA與跑步結緣,於2015年50歲之際完成初馬。在遭遇事業低潮與中年危機時,靠著跑步填補內心空虛,進而轉變為連續數年的世界跑旅。

經由密集的海外跑旅,彌補年輕時未曾出國旅遊的遺憾。2016年2月參加東京馬時第一次去東京;2018年4月在波士頓完成世界六大馬。體驗完世界六大馬拉松後,接續於2019年5月在納米比亞完成了四大極地馬拉松。

從初馬到完成許多人夢想的賽事,僅用了不到5年時間。至今參加過的賽事,遍及七大洲和台灣以外的20個國家,39場海外馬拉松與超馬比賽,演繹一位從小缺乏運動的中年人,從不可能到不可思議的人生故事。

勇闖極地超馬:大叔跑者翻轉人生的馬拉松跑旅

購買連結: https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949729

Podcast

本集內容

這本書記錄他從50歲開始,一點一滴的突破舒適圈,達成自己、挑戰自己不可思議的奇幻旅程。

Jin:

我看這本書的時候,其實很有趣,因為是在教召的時候看的,我把這本書放在防毒面具的袋子裡,空檔時候就坐在小板凳上翻個幾頁。

那也從中得知信哥原本從一個,不運動的人然後變成一個非常厲害,會跑步會運動的大神。


Q:覺得回台唸EMBA覺得最大的收穫是?

Jason:

因為我1994年就到大陸工作,到了2013年我已經48歲了,覺得說我父母年紀很大,想說要經常回來看他們,就利用回來看他們的空檔,順便讀EMBA,感覺回來好像更充實、更有意義,可以學一些知識、交一些朋友這樣。

圖片來源: 中山EMBA

Jin:

我覺得在唸台大EMBA的時候,發現班上的同學其實都很有學習的熱忱,也很願意挑戰自己、英文也都不錯。

平常也有參加跑跑團,因為我們平常晚上上課要上到9點/10點,然後我們下課之後還去操場練跑,練跑到11點12點這樣才回去,是很特別的一段經驗~

Jason: 台大EMBA超瘋狂的,台大就是會讀書、會運動、會玩,那我的學校我們我去讀的時候運動風氣不太深,但是到現在越來越好了,像今年要去參加戈壁挑戰賽的夥伴,他們的目標就是要拿前幾名了。

那我那時候呢,就是只是想要完賽而已,那就當時沒有像你那麼幸運,有一大堆人可以這樣練到晚上,我是一個人在大陸偷偷練。

 

Q: 是什麼契機決定開始在中年開始練跑?

Jason:

我進了EMBA之後發現學校有一個活動,是在大陸舉辦的戈壁挑戰賽,那我對於那個比賽,學校在介紹的時候非常嚮往。

圖片來源: 周林信 FB

因為以前戈壁我們是在地理課本上讀到的,有一些照片、影片,在電視上曾經看過,但是這種大漠我們從來沒去過,所以我就很想要去看看。

而且覺得說到了這個年紀啊,如果沒有去的話,以後可能也沒有機會去了,也可能沒有這個勇氣再去。

隨著歲月一年一年過,我到時可能已經年近半百,將來應該也不會去了,所以就想說趁這個機會去跑一趟。

那我當然是很害怕,因為原來沒有在跑步,為了就要去這個,後來我才開始來學習跑步的。

Jin:

要完成一場馬拉松,其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如果完全都沒有準備的話,要去跑一場馬拉松,基本上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,因為他不是說完全都沒有訓練,就可以挑戰跑完全程的一個事情。

Jason:

俗話說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,那現在馬拉松不是一分鐘啊,要跑好幾個小時XD

所以要訓練的更長、更久,那我那時候一開始也不敢跟別人說我要參加,因為那是一個團體賽。

我如果說要參加,但到時候完成不了,就會怕變成一顆老鼠屎,也會被大家笑,我就不敢講自己先偷偷訓練,直到覺得自己好像有能力可以參加,不會拖累大家的時候呢,我再來報名。

Q: 從本來就沒有運動習慣,然後變成要完成一個馬拉松的準備過程,其中有沒有特別遇到什麼挫折,特別印象深刻?

Jason:

哇這個一言難盡!

Jin:

常聽到人家說,我們要挑戰一個馬拉松的話,會有一段撞牆期,大約會是在三十公里的時候。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

Jason:

對於一個初學者來講,不要說三十公里,三公里就已經開始挫折了XD

因為從0開始跑步,我也沒有人指導,就一個人慢慢的練,那練的過程呢最痛苦的就是:

練習→受傷→看醫生這樣子的惡性的循環,練習越多,受傷就越嚴重、看醫生看的也越多。

 

而且因為醫生是從他自己的角度來看,所以他看到我膝蓋,比如說發炎,就會說你這退化性關節炎。我聽到就嚇一跳,哇退化性,什麼叫退化性,是不是老化了,我已經不行了。

心裡就開始有挫折感,醫生就說你這不能跑了,叫你不要再跑步,去做別的運動。

所以我治好了之後又去運動,然後又受傷、又看醫生這樣惡性循環,從中醫看到西醫、從廈門看到台灣,循序漸進再從骨科看到復健科,反正都看了。

那時候回到一個事,因為沒有人指導,我一個人亂練,那亂練情況下最糟糕的一個事情,就是說我不懂得什麼叫做跑後的伸展。

 

運動完不知道伸展,所以肌肉它肯定就硬化、會僵硬,那你就很容易運動傷害,發炎了也不曉得,那所以就亂操,還好後來就慢慢的,開始跟同學有交流、也跟跑友有交流,這個情況才慢慢改善。

那所以在之前那段訓練期,前半年是非常非常辛苦的,到後來還有一個朋友,幸好他很主動跟我介紹物理治療師還替我掛號,強迫我去看醫生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這件事這麼重要。

不過還好後來有去嘗試一些正確方式,還有後續的運動放鬆。

Jin:

我覺得說,我們在練習的訓練固然很重要,但是實際上讓我們身體進步,其實是我們休息還有恢復的時候,包含飲食、訓練還有睡眠,這三個是相輔相成。

Jason:

對,那現在我都懂了,經歷了很多錯誤的挫折,那後來就是克服這些挫折,完成了第一場的全馬。

第一場全馬4小時17分,當時我還蠻認真看待這件事情的,因為我一直怕說拖累團隊,所以蠻認真的訓練,然後甚至我自己要跑全馬之前,自己練習也練習了一場全馬。

那時候練習的時候快5個小時,完成練習的時候,我覺得很辛苦,但是完成之後我才有信心,我去參加比賽可以完賽,自己練習都可以完成,就想說那去比賽應該就沒問題,就是一個時間、速度的問題而已,至少心裡有個底。

Jin:

俗話說我們跑馬拉松:『前段要忍、中段要穩、後段要狠』這樣的步驟。

我們就是照這個步驟,一開始不要速度太快,就很像我們在人生的階段,我們要去掌握自己的配速。

圖片來源: 周林信FB

Q: 世界六大馬最喜歡哪一場?

世界六大馬:【波士頓馬拉松、倫敦馬拉松、柏林馬拉松、芝加哥馬拉松、紐約馬拉松、東京馬拉松】

Jason:

比賽完了之後,我喜歡的是最痛苦的那一場因為我在比在波士頓馬拉松,2018年的時候,很不巧的剛好遇到波士頓30年以來最惡劣的一個天氣,氣溫接近零度,然後再加上狂風暴雨。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 2021波士頓馬拉松

所以只不舒服而已,而是一場酷刑,總是讓我想到監獄風雲裡面,對那個犯人澆水、噴水然後開電風扇在吹!!我那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酷刑。

那所以我比賽那一場的時候,非常非常的辛苦,已經是為了活命而跑了。

 

因為中途不可能停下來,因為中途停下來退賽的話你也沒衣服穿,也沒有錢坐車,所以最好的方式還是要跑回終點,我才能拿到我的衣服、我的鑰匙、手機等等。

所以就是為了生存,不能隨便放棄,如果再堅持一下堅持回去,那我就可以把這件事完成。

那一次的比賽就那麼辛苦,可是我為什麼會變成說最喜歡的一場比賽?

因為我覺得在那一場比賽,我上了一堂課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堂課。

 

他讓我受那麼多的苦,然後那麼艱難的完成那一場比賽,他教會了我一些東西!!

以前我覺得我吃的苦已經蠻多了,沒想到居然會在一場馬拉松,還會經歷到這麼更痛苦的事,而且是我自願來,再把它完成它那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經驗。

在那場比賽後,我覺得說對上天、對各種事物都要更敬畏他。

要謙卑一點,不要以為自己很了不起,可以面對處理任何事情!!

沒有這回事,也沒有什麼人定勝天,老天爺只會教我們東西,我們要跟他學習。

 

Jin:

像信哥在這書中其實有分享一個觀點我覺得很棒:

我們在挑戰一件事之前,要有充足的練習與準備!

像跑馬拉松,女朋友很常問我一件事情

【你為什麼要花錢讓自己痛苦!?】

 

但是我覺得在我們跑馬拉松的過程中,最重要的是過程。

我們可以在這段過程中,體驗到一些美好的人事物。

但是在這個前提之下,我們身體要撐得住,不然就會變成一場酷刑、很痛苦這樣子。

Jason:

沒錯,

比賽其實是一種享受,練習的時候才是辛苦。

比賽我去是去享受比賽的,所以做好準備,我才有那個精力才有那個能力去享受比賽

要不然只是去接受另外一個痛苦的訓練而已,就沒辦法去享受比賽了。

因為努力,所以不辛苦。

 

Jin:

我們要就是先讓自己的身體能夠習慣這樣的強度,等於是我們在正式比賽的時候,像是一場我們的成果發表會,我們就是享受那個時刻,因為正式比賽的時候,其實旁邊還有很多加油團,路上也都有補給,也會有很多人跟你一起跑,那種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,你就會很沉浸在其中,那甚至可以遇到一些好朋友,我覺得都是很棒的一個過程。

 

Q:完成六大馬的挑戰後,是什麼原因挑戰更進階的極地馬?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

【蒙古國戈壁(風力最大的沙漠)、智利阿塔卡馬(地球最乾燥的地方)、南極洲(世界最冷的寒漠)及納米比亞(世界最古老的沙漠)。參賽選手必須背負自己的裝備、食物和水,在7天內完成總距離250公里(南極站除外)的賽程。】

那當初完成這個六大馬,對很多人來講已經是一個很不可能的任務,那為什麼後續還會想要再去挑戰極地馬拉松呢?

Jason:

六大馬完成了以後呢,因為我們剛才講,我是去享受比賽,因為我以前很少出國旅遊,所以我就是把六大馬當成一個跑旅,那我就已經等於是享受完世界最有名的幾場跑旅的活動了。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 (西班牙 白銀塔)

這些城市也是都很有名的城市,我的馬拉松還跑過了其他很多個國家、幾十個城市,所以等於城市馬拉松的部分呢,我大概重點都享受完了,我才會想說,

那我是不是應該換一種方式,再來體驗這個世界?

那因為我的年代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沙漠,叫做撒哈拉沙漠,以前三毛這位作家很有名,影響我們這一代人很大,所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撒哈拉,那我就會想說那我有沒有機會去跑撒哈拉,才會去參加這些沙漠的比賽,是因為想參加撒哈拉的沙漠比賽,然後搜索了一些賽事,後來決定先去參加四大極地系列賽。

 

Jin:

這真的很不簡單,要自己背相關的裝備,然後在七天的時間要完成距離250公里,而且那個裝備很重 那個不是說像我們跑馬拉松很輕鬆、有補給,我們就人這樣跑,然後拍拍照就好。

Jason:

坦白來講要經過很多練習,你才能夠去享受極地超馬這種比賽。

它是一個多日賽,而且要Self-supported自補給的一個比賽,要自己帶裝備、睡墊睡袋、衣服還有食物,所有的個人用品全部要帶在身上。

再加上飲用水的話,第一天出發就將近12公斤重,所以這麼重的重量,一定要有訓練,沒有訓練的話,突然去參加比賽只能說自找苦吃,那就太不明智了,到時候大老遠去只能退賽。

那就失去意義了,所以一定要先做好訓練,很不巧的我也沒有人可以指導,不知道要找誰指導

那就只好自己先練習,我就背著一個背包然後開始先去跑步,這個就是最基本的訓練,那所以訓練過程也有點辛苦,因為一開始也不知道怎麼背。

連背包怎麼固定,然後東西要怎麼裝重的要裝在哪一邊,上下層要裝什麼東西也不一樣,所以訓練過程就讓我的背部吃了很多苦頭,還有我的肩膀,一跑完之後回家一洗澡,水一淋下去,就會很刺痛。

然後也因為這樣,就知道哪裡痛,知道要改善哪裡,慢慢我就抓到一些訣竅。

然後也學會了說怎麼來讓自己跑得比較舒服,最重要的是透過這場比賽的訓練我發現了一件事情。

我以前腰常常閃到腰,我從二十幾歲到四十多歲,幾乎每年都閃到,等於是叫做閃腰全勤獎,有時候一年閃到不只一次。

 

結果沒想到以前背一瓶礦泉水,走個一兩個小時,腰就好像會很不舒服的人,現在可以背著十幾公斤,然後跑上那麼遠的距離。

因為透過前幾年的馬拉松運動,訓練我的核心肌力,一些生活的知識也改變,所以這件事情等於完全改變了我的人生。

Jin:

而且我們跑的時候,身體就不自覺得會挺起來,所以比較不會駝背,而且加上我們有負重,肌力就會訓練起來,不管是核心還是背部的肌力,這些都是相輔相成的。

我覺得運動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,可以讓我們找回青春然後也可以讓我們更有活力。

 

Q:覺得哪一場極地超馬最難?

Jason:

我的極地馬有三場是在沙漠陸地、一場是在南極大陸,我覺得以難度來講,是在智利的Atacama這個地方最難,一個是它的海拔很高,我們從3200公尺地方往下跑到2400公尺。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

雖然是好像往下跑,比較輕鬆,但其實不是,因為沿路上上下下,而且地形很多變,有很多種複雜的地形,那種地形跟我們一般看到的不一樣,有岩石、紅土、有好像插著植物的莖,插在地上好像鋼筋那樣的刺,像珊瑚地形,踩下去鞋底都快踩破掉的感覺,還有地上全部都是鹽,但遠遠的看以為是雪的那種岩地,所以很多種地形,都很漂亮。

但是也很難跑,還有一個是在山谷裡面雪融化的水,變成一條河,從河裡面溯溪跑上去,來回交叉跑來跑去,從左跑到右。

 

然後有時候要涉水,將近8公里那一段也蠻困難的,但是也是一樣很漂亮,真的所以它是一個又困難又漂亮的地方,我很想過兩年我再回去再跑一次,不過去的時候就要盡量更享受,不要想它痛苦。

Jin:

我們要去享受它好的一面,因為我們跑步其實是一件可以一直轉移注意力的一項運動,可以去欣賞沿途的風景,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痛苦的一面,我們要看那些漂亮的風景。

 

Q:實際挑戰極地馬,有沒有什麼跟想像中不同的地方?

像我看在書中其實有幾段我印象蠻深刻的,因為我們大家都覺得,要去挑戰極地,一定要有很充足的訓練,至少要嘗試可能七天要跑250公里,但是我看書中有那種看起來不像是有在運動的人,他們也去參加這樣的活動,那甚至還有那種腳有截肢的這樣的人去挑戰。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部分嗎!?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

Jason:

這個是我最樂於分享的,因為我去跑馬拉松,接著去跑極地,對我已經是,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了然後我的家人也好、我的朋友也好,都覺得怎麼可能,你居然年輕的時候做不到,現在去挑戰這些事。

當我到了那個地方的時候,我覺得更多人讓我覺得更不可思議!!

特別是我在跑完波士頓馬拉松後三個月,我到了蒙古,去參加我的第一場極地超馬,去的時候就發現,有一個長得像鐘樓怪人的人,因為他有197公分,然後走路很僵硬。

一問之下,原來他的脊椎開了三次刀,相較之下我只是腰閃到,幾年前腰閃到,我就不太敢去了,他是一個60多歲,脊椎開了三次刀的人,他還敢去,我就覺得太不可思議了。

再來就是還有75歲的阿公也去了,心想天啊,我那時候也才53歲,我都覺得我年紀很大了,沒想到還有比我大20多歲的人也去參加,所以讓我也很敬佩。

那麼最更驚訝的,當我要出發,從飯店到起跑點的時候,旁邊坐了一個好像隔壁家的阿姨,那樣白白嫩嫩的外型,對我來講算大姐,因為她是60多歲,我就覺得她好像不是跑者,因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。

 

我就問她說你是工作人員還是選手!?

她居然說她就是選手,那我就很驚訝那妳的樣子好像沒有在跑步,妳有在跑步嗎!?

她還說沒有跑步,那奇怪了那怎麼會來參加這個比賽呢!?

她說她現在64歲,她在新加坡是一個護理長,想在65歲以前 做一件瘋狂的事所以她就來了

我當場就有點驚嚇,天哪我要來之前怕得要死,研究了半天、做了這麼多努力,還訓練了1000公里我才來參加比賽,內心還很忐忑,結果沒想到她就這麼輕鬆就來了!!

這個讓我真的很驚訝,而且他們還都完賽了!!

Jin:

跟聽眾們分享一下,這個極地賽事不是說七天內完成250公里完成就好,它會有關門的時間。

Jason:

他一定要有關門時間,因為這關係到選手的安全問題,所以每一個水站,都有設定時間,大約每10公里左右會有一個檢查點,每天的終點不一樣,所以一定要設置。

然後他會根據你的抵達時間做判斷,如果到的時間晚了,可能就表示你的能力不夠,這個時候安全起見,會請選手退賽,所以這些人等於都在時間內完賽了。

那包括後來還發現有一個單親的香港媽媽,帶了一個有自閉症的孩子,也很勇敢的帶著自閉症的孩子完成了這個比賽。

剛才提到的有截肢的那是在南極的時候遇到的,那時候我看到他簡直快瘋掉了,因為要去南極之前我也很害怕,一個是我從小就很怕冷、手腳容易冰冷,想到要去那個地方天啊!!

那麼冷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能跑嗎!? 然後我又很會暈船、暈車、暈機,連嚴重的時候可能連電梯都暈,所以我要出發前就很怕。

結果也是到了那邊竟然看到有一個66歲的老先生,他截肢了,他有一隻腿因為年輕的時候車禍截肢了,那他居然來參加,而且他一副很輕鬆愉快、信心滿滿的樣子,我就被他的氣勢整個給震懾到。

那另外還有一個也是令我更吃驚的,竟然還有一個盲人也來參加!!

 

當我們正在寄行禮的時候,有一台計程車他就停下來,然後有一個盲人從車上下車,我嚇一跳,想說這個人不會是選手吧!?

他下車就問我們說是不是要去參加比賽,他是一個巴西人,我說是啊,然後我就問他你也是嗎!?

他說對,然後他一聽到我們都是選手,他就笑得很燦爛,雖然他戴著墨鏡可是他露出白白的牙齒,然後扭動身體跳起巴西的森巴舞。

我一瞬間就覺得說雖然他失明,看不見世界,但是卻給我們帶來耀眼的光芒!

一下子好感動,真的就會覺得說,好像我們任何人都可以去參加,其實我們條件都比他們好但是他們還願意,這樣去挑戰自己。

我就覺得說,去世界看看其實整個格局都會不一樣!

Jin:

就是說不要去侷限自己,因為我們比想像中的更強大。

 

Q:挑戰極地的馬拉松的過程中,有沒有生死交關的經驗?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 (2018/11 南極超馬 The Last Desert — Antarctica)

Jin:

本來是沒有,因爲比賽剛才講,它雖然有點困難,但還不至於說有生命危險,不過偏偏在南極的時候,我遇到了一個電影情節的故事,還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。

那時候有一點生死交關的感覺,我們第一天到南極的比賽,他每一天都在不同的島嶼進行比賽,然後根據天候的不一樣,每天比賽的時間長短不一定,根據同樣的時間內跑最遠的人會獲勝,所以會累積我們每天跑的里程那

第一天是到喬治國王島它是南極最北邊、最溫暖的地方,也是南極唯一有人類居住的一個地方,那有9個國家在那邊設立了13個科考站,那其中有一些比賽路段,是在科考站之間的道路進行的,那在道路進行的話,車子會開過去應該理論上是安全的。

 

所以我跑過一段道路、快到中國科考站的路上有一點積水,很多地方有一些積水所以我們都會盡量閃過。

其中有一段積水,我腳一踩、踩在一塊雪地上面,沒想到我瞬間整個人就沈下去了。

那還是在馬路上、可以看到車子的輪子的印,也有其他人的腳印可是我居然瞬間就掉下去了

只剩我兩隻手扶在崩塌的冰上面,其他都在胸部以下都在水裡面,那我自然的反射動作,趕快就手一撐,把自己就脫離那個狀態。

想當然全身都濕了,趕快把鞋子裡面的水倒掉,稍微擰一下穿回去,然後手套也積水,趕緊處理,全身一直在發抖都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!

明明是道路,想說我為什麼會掉到水裡面!?

 

所以那時候就覺得好像很危機的感覺,那更慘的是,我正要離開的時候後面一個女生又來了,他是一個才21歲的澳洲的女生。

我跟她說:我剛剛掉到水裡面很危險,叫她小心一點!

她就說好,結果她一說好,就跟我掉到同樣位置,所以那個陷阱真的是很可怕!

那更慘的是,她是女生力氣不夠,無法讓她自己脫離,試了三次起不來,我只好用匍匐前進的爬到水坑裡面,又幫她拉出來。

 

那個時候我也遲疑了30秒,內心盤算著,我要怎麼過去,因為我擔心洞會不會越來越大,我一下去可能會變成兩個人都掉下去。

而且那時候又很冷, 我其實很冷了然後又要爬進水裡面,我心裡其實也很掙扎。

但是不去救她也不行,這種事我們不可能說不去救的,所以只好又下去拉她。

這一段是讓我覺得有一點生死交關的回憶。

圖片來源: 周林信FB

Q: 關於挑戰極地超馬的額外收穫?

剛剛提到有些參賽者他可能是沒有什麼訓練的痕跡的人、甚至是盲人。

有一個也是第一場比賽,睡在我旁邊的室友。一位年輕的日本人,也蠻有趣的,他自己是一個私人教師,弄了一個世界學校,帶很多人去體驗各種世界不同活動。

所以他帶了一個足球去參加比賽,我說你怎麼會帶足球,他說他要全程要踢足球。

我說你是足球選手嗎?他說不是,這只是他的愛好之一而已,他想去做一件特別的事。

所以我就覺得說,像剛才第一場比賽在蒙古的時候,有60幾歲,脊椎開過三四次刀的人,有70幾歲的阿公、有這個去踢足球要比賽的,然後有64歲的阿姨,只為了要做一件瘋狂的事她就去報名了,單親媽媽帶著自閉症的孩子就去參加比賽。

 

那時候第一場比賽給我的感觸就非常非常深。

因為我去之前只是想說,我要去體驗這個世界,然後也去想挑戰自己的勇氣,我也覺得說這次不去,這輩子也不會去了,這也是我可能唯一有挑戰自己勇氣的時候

因為再來如果我沒再繼續跑,要再重新跑起來,那我大概也沒勇氣了,也不見得有那個體力。

所以我猶豫了很久之後去報名,那一場比賽報名之後又很緊張、狠狠的訓練了三個月、跑了1000公里。

 

然後去那邊看到他們,我就覺得天啊,這根本對於他們來講不是一場比賽,而是大家要去圓夢的地方!!

當然我也是去圓夢,只是大家圓的夢不一樣,但是去了之後這完全的改變了我。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

Q: 完成了六大馬之後還有四大極地的超馬之後,還有什麼目標後續想要去挑戰的?

Jason:

馬拉松、四大極地,都是我想去體驗這個社會與世界,看看世界有多美。

看看這些人事物等等的,等於大部分我都體驗完了,其他當然比賽還很多,更難的也有,但是它不見得就再適合我了,我可能我還會繼續跑下去,但是我就開始會做一些,利他、為他人而跑的一些活動,往做公益方面做路跑,

圖片來源: 周林信FB

或是去體驗一下跑山,因為這兩年大家都有登百岳,很多人都去爬山,如果能把爬山跟跑步結合,也是蠻好的一件事。

圖片來源: 周林信FB (LAVA Xtrail)

Q: 有沒有一句最喜歡的話,可以跟聽眾們分享?

Jason:

過去參加比賽的時候,我看到許多讓我覺得很特別的人,也很感動那我從他們身上領悟了一些事情。

我們的能力,其實比想像中的自己強大。

那像他們這些殘疾人、或是有些年紀很大的人,他們在面對這些比賽的時候,也都勇敢的來參加,並且也都完賽了,所以就讓我覺得很感動,深深感覺到

一件事情的困難與否,經常它不是在這個事件本身,而是在於自己怎麼去看待它。

我們遠比想像中的自己強大很多!!

所以年紀不是問題、生理障礙也可以克服,不要畫地自限,要勇敢做夢

這是我這幾場比賽下來簡單的一個感悟。

Jin:

我在這幾句話的過程中,看到的畫面是好幾千公里,我覺得不管是運動還是跑步,都是一件很棒的事,

因為運動不像投資或是感情,有時候付出的心力,可能得不到相對應的回報。

但是如果你把這些精力投資在運動上,你怎麼對待你的身體,它就怎麼回饋給你,因為身體是很誠實的,累積的里程不會讓你失望。

每一次跑步的過程中其實就像是一個點,去挑戰一些跑旅的過程,會連成好多的線,最後構成一個面

最終這個面,就構成了這本書,然後可以把這些精采故事分享給大家。

圖片來源:周林信FB

最新單集

Sandy封面

EP56_達人操作|塔羅占卜Sandy

所有的安排,都是最好的安排

彩妝達人

EP55 | 彩妝達人 Anmor

你現在的氣質裡,藏著你走過的路,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和做過的事

Betty封面

EP54_達人操作|驗光達人Betty

不要等到生命快結束時,才開始學著怎麼生活